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研究 > 岭南高僧 > 正文
联系我们
电话:020-81089169
传真:020-81089169
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光孝路109号
邮编:510180
官方微信:扫描下方二维码
二维码图片140*140

函昰

发布时间: 2016-08-30 04:40:27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摘要: 函昰法师,字丽中,号天然,广东省番禺县吉迳村(今花县北兴区吉星乡)人,俗姓曾,名起莘,字宅师,生有异禀、聪敏过人,六岁...

  

函昰法师,字丽中,号天然,广东省番禺县吉迳村(今花县北兴区吉星乡)人,俗姓曾,名起莘,字宅师,生有异禀、聪敏过人,六岁就读私塾,十三岁拟注《周易》而向老塾师请教,「太极究为何物?且两仪未生、极何从住?两仪既判、极何从去?」老师不能答。

  明朝天启四年(一六二三年)补诸生(经考试录取入府、州、县就学的儒生),日与邑人梁朝锺、黎遂球、罗宾王、李云龙及东莞陈学、张二果、博罗韩宗等,在散木堂(广州城东芳草街罗宾王家)互相切磋问难,纵谈时局世务,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慨然以匡时济世

为己任。

朝崇祯六年(一六三三年)得举乡试,家中摆宴庆贺、宾客盈门。他却淡然视之曰∶「功名富贵非我所求」。翌年赴京会试落第。还至吉州(今江西省吉安市),卧病於金牛寺,夜感异梦,汗透重襟、不药而愈。自此断欲绝荤、专心参究佛曲。

崇祯九年(一六三六年),偕张二果同登庐山双剑峰黄岩寺,拜谒空隐道独禅师(一五九九~一六六一年),禅师示偈曰∶「风幡一颂解投机,千里同风事亦奇,三上黄岩问端的,实知野老不相欺」。这使他对禅机更感兴趣。

崇祯十二年(一六三九年),眼见时局日非,遂决意皈向佛门,是年冬,以再次赴京应试为名北行,辞亲之日,父本净公祝曰∶「此行当得官帽归」!但他喃喃自语∶「帽子倒有一顶,只恐不是乌纱」,於是再上庐山寻谒道独禅师。其时,禅师已移锡金轮峰之归宗寺,知

其诚,遂为剃发,赐以名号,为曹洞宗三十三传法嗣。在归宗寺,得嘉鱼熊开元,新城黄端伯、休宁金声等在俗旧雨到访,同气相投,禅悦相契,深感有缘。

崇祯十四年(一六四一年)道独禅师应请返锡岭海,住持罗浮山华首台,天然和尚受任为首座,助师宏扬佛法。当时华首台得到梁朝锺等众檀越资助,蔚为粤东大刹。

崇祯十五年,天然和尚省亲於广州。趁此良机,名士陈子壮率诸人士延请和尚入住诃林(即光孝寺)开座说法。道独禅师闻报,遂赐以拂子井《传法偈》,命函可(函昰法弟一六一一~一六五九年)持至诃林以示信允,《偈》云∶祖祖相传只一心,青原南岳不须分∶

三玄照用非他立,五位君臣为此陈。

棒下无生凡圣绝,临机不见有师僧。

诃林重竖风幡论,却幸吾宗代有人。

天然和尚不负禅师重托,在诃林应机施教,如洪钟待扣,宗风丕振、道声远播,其开法讲述,见载於《诃林语录》、《光孝寺志》等书。天然和尚住持诃林,声誉日隆,得到十方善信乐助,重修殿宇「营费逾万金,时越竟六载」(见《光孝寺志》)。风幡堂工竣之日,和尚赋七律一首,抒发国变之哀∶梦断风幡不可寻,虚堂犹见古人心。

一池春水临高阁,十亩荒烟想故林。

人事暗消芳草尽,道情偏共乱云深。

此时明月知何恨?薄影横窗会几吟!

    复在方丈室题《四言偈》以明志∶「可以终隐,哀我後人;可以终默,谁启先民?毋尚孤洁,任其爱嗔;四众之式,不缁不磷;深心坚忍,尽未来心」。又对侍者说∶「内无系念,外无长物,一瓶一钵,一仗一笠。要行便行,要住便住,无愧古人,无欺後嗣」。偈语、题书、言教皆表明他虽然身处方外,个人得失已无系念,可是爱祖国人人有责,作为「四众之武」,必须「无愧古人,无欺後嗣」!忠肝义胆一诗僧。崇祯十七年(一六四四年),毅宗皇帝自缢,清兵大举南下。天然和尚始则偕父母亲属避居广州白云山和南海西樵山,後来由众弟子拥戴,驻锡番禺县员岗乡隆兴寺(後修建改称海云寺),仍与抗清复明志士联系。是年冬,福王朱山崧在南京即帝位。翌年五月,清兵攻破南京时,旧友黄端伯死节,和尚闻报,有诗悼之∶

品行文章第一人,曾随匡岳忆前身。

分明学得无生处,博得浮名答旧因。

徽州随後亦被攻陷,金声殉义。和尚亦悼以诗∶

头目髓脑君甘舍,山河日月泪难干。

可怜石上三生活,回首归宗梦里看。

最後,清兵攻破广州,梁朝锺和霍子衡父子均壮烈牺牲,和尚作诗哭之(哭梁朝锺)∶

  兴明千古节,就义且从容。

  生死去来际,衣冠谈笑终。

  草堂云漠漠,寒夜雨溶溶。

  一片情孤绝,相对入碧峰。

又有诗哭霍氏父子∶生平多慷慨,死国在儒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父子情俱重,君臣义独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碧潭今日事,明月古人心。

           俯仰堪谁语,一堂应对森。

    顺治四年(一六四七年),陈邦彦、陈子壮、张家玉等策动起义,

事败殉国,事至惨烈,岭南地方最具复明号召力的最後一批志士伏亡

了。和尚闻知,痛彻肝肠,写诗哀悼∶

    秩宗首义车先裂,文苑连营阵亦亡。

  万古江山皆易主,一朝簪绂自从王。

  从此,天然和尚知道时局已定,感叹「所伤法运哀,死者皆贤良」、「法眼在一时,岁月多荒唐」。而心灵深处如「雄狮怒吼」般的国家民族之痛,惟有以诗表达。

  《秋兴》∶谁向峰头数劫灰,河清海晏两徘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新亭泪尽江山在,故国歌残禾黍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落落燕泥秋社没,亭亭雁字朔风催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渊明不解长休意,烂醉东篱任菊开。

  《子规》∶已知宫阙生芳草,犹抱愁心泣夕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无奈东风增惆怅,有时寒雨助凄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声随流水涓涓远,自染残红黯黯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莫向山斋悲旧苑,晓锺微月梦初长。

《送朱人远入蜀省觐》∶盛气看雄剑,因深吊古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空山夏禹庙,春草越王台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扬马人何在,乾坤眼独开。

登高须载笔,好试大夫才。

  天然和尚学有师承,先得渊源於孔、孟,壮岁以儒入佛,深究经、律、论,以禅宗为纲领,融通各宗学说,又以其参究心得撰著有《首楞严直指》十卷,《楞伽心印》四卷,《金刚正法眼》和《般若心经论》等,均是禅宗要典。和尚在日常弘法阐明禅宗要旨时说∶「我这里也没有妙句玄言,也没有向上向下。只要众兄弟『知得著落』。你若一日知得著落,便识古今,善知识!休歇处原在此,古今善知识指示人处也即在此。」(见《诃林语录》)所谓「知著落」,即修禅中是否找到自己的「本来面目」,是否顿悟「明自本心,见自本性」。示学人必须努力自己荐取,「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」。和尚在普度众生,净化人心方面,也结合儒家忠孝廉节思想,启迪听众做人要有刚烈耿介的民族气节。忘四相,无私心,止恶行善,才能施无畏,做到利济人天,爱国爱民。有一段时间,天然和尚外出云游,并应邀住持福州长庆寺、庐山归宗寺和罗浮山华首台,都是他的师尊道独禅师昔日弘化道场,後又应门下弟子今释澹归之请,住持新建成之丹霞山别传寺,晚年回到家乡海云寺。和尚在海云寺住持为时最久,闻风到此皈依和长年侍奉在侧的弟子也最多,他们互相唱酬而成编的《海云禅藻》,至今刊行,在这本书中记载著富於民族气节,不愿称臣异族的粤东志士,相率投奔天然和尚座下,削发为僧以示抗拒。据《粤东遗民录》载,计有∶尚书刘远生、高丘伯、侯柱,都宪袁彭年,宪副何运亮,给谏金堡,中丞刘湘客..邑人屈大均、王邦畿、潘(木+某)元等三千多人,门下法嗣有「十今」,相与唱酬有六十诗僧,教化之深,影响之大,为六祖惠能大师之後,广东佛教史所罕见。

 

Copyright © 2013 广东省佛教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电话:020-81089169 传真:020-81071159 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光孝路109号 邮编:510180
ICP备案:粤ICP备09037023号 技术支持:中胜物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