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研究 > 岭南高僧 > 正文
联系我们
电话:020-81089169
传真:020-81089169
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光孝路109号
邮编:510180
官方微信:扫描下方二维码
二维码图片140*140

契嵩

发布时间: 2017-07-06 11:12:25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契嵩(1007-1072),北宋时期的著名高僧。俗姓李,字仲灵,号潜子,藤州镡津县宁凤乡(今梧州市藤县太平镇)龙德村人。父母笃信佛,赞契嵩自小有佛学的禀性。从小就被父母送到广法寺做学徒。

13岁剃度为僧,14岁受具足戒,法号契嵩。契嵩受戒时,广法寺住持给他念了偈语:“你出生的时候,你哭着,周围的人笑着;你逝去的时候,周围的人在哭,你含笑而去。”

  契嵩听了偈语,对佛学产生一种顿悟。他激动地对住持说:“师父,弟子明白了!”从此,他对经书不再是逐字逐句苦读,而是对经书的内容探究它的根源,不时地向师父求教。有一次,住持对契嵩笑着说:“我的学问已经穷尽了,你应该外出寻找高僧!”契嵩伏地不敢说话,他不知道自己问错什么问题惹恼师父。住持和蔼地说:“起来吧,佛法无边,学海无涯,是你应该外出求法的时候了!”

  这时契嵩已经19岁了。契嵩听了师父的教导,准备去云游四方求法。临行前,契嵩上了狮山,拜访在观音峰结庐修炼的姚道姑,与姚道姑数日长谈。契嵩向姚道姑提出对佛经认识的疑难问题,姚道姑都一一回答,显出渊博的佛经知识,令契嵩感到惊异。契嵩双手合十:“师父,弟子明白了!佛法无边,普度无涯。”

从此,契嵩外出云游四方,每天必定头上戴着观音像,口诵观音菩萨十万声。无论是在深山老林,还是大街小巷,他都是口念观音菩萨不停。凡人说他“痴了!”佛门僧人都尊敬称他为“十万声僧人”。

契嵩决心游遍天下,拜师受业。他身披袈裟,手持戒具,头戴观音像,口念观音菩萨,走出广西向东而行。开始了“一钵千家饭,孤僧万里游”的生涯。契嵩34岁,已经云游15年,他要寻找住处来研究佛学传教及著书。决定在灵隐寺永安院住下,自称灵隐寺永安兰若沙门,意为寻宿灵隐寺的佛教徒。自此,开始著书传道。他善于交谈,与友人清谈整日也不会疲倦,但,若不是修行高洁,而是不学无术的假学者,绝不与之交往。他的生活安于清贫,极为简朴,住所除日常生活用具外,几乎什么东西也没有。有好友很同情他,要供他钱物,请他安排好吃住。他托朋友辞谢说:“请尊重我个人习惯吧,何必以富贵来改变我的意向呢?”以后再没有朋友和他谈生活的享受,知道他是个有学问的贫僧。在这期间,他广结有学问的高僧和官员文人学士,他想从中探求佛学经典和儒家学说。最有意义的一次活动,是在岁末一次雪中,他邀请名士杨公济(蟠)和钱湖草堂沙门惟晤,在雪中游山吟唱。他们在山斋焚香,命仆童取雪烹茗,然后对韵和吟。契嵩先吟一首:

  檐外惊风幽鸟归,窗间独坐事还稀。

  初看历日新年近,喜见山林骤雪飞。

  但忆故人能有咏,宁怀久客此无衣。

  鲍昭汤老能乘兴,城郭何如在翠微。

  然后杨蟠和惟晤次韵接吟下一首。在整个雪中对诗过程中,契嵩吟诗25首,杨蟠吟诗21首,惟晤吟诗18首,成为当时的诗坛佳话。这次雪中对诗,不但显露出契嵩有急智的才华,也表现出契嵩对儒家文化有深厚的功力。后人把这次雪中对诗吟咏的诗歌,收集在《镡津文集》卷十八中。

  宋仁宗皇佑年(1049),契嵩已35岁,由于广泛接触僧儒各界人物,他的思想趋向成熟,他发现在佛教界中有传法正宗之争,在朝野中有儒佛之争,并且出现强大的排佛思潮。他感到有必要回答这些问题,但要进一步深入研究佛学经典和儒学理论,才能做到。于是他离开灵隐寺前往衡山居住,潜心读书思考,后来又返回灵隐寺,他要在佛教繁荣之地来观察问题。

  契嵩到了杭州灵隐寺以后,广泛接触僧人和学者,才明白晓聪禅师对他重大的嘱托,这关系到禅宗的历史地位。他决心要把传法正宗这个重大问题弄清楚。他为确定禅门世系而殚精竭虑,查遍经书,“力探大藏,或经或论,校验其所谓禅宗者,推正法所谓佛祖者”,逐一审视校验。在经过几年的阅读和校验,他感到《宝林传》中提出西竺二十八祖之说是有根据的,决定采纳并加以探求论证,认定西竺佛陀释迦牟尼所传不是到师子尊者的二十四祖,而是承传到菩提达摩尊者的二十八祖。

契嵩夜以继日地潜心写作,写成《传法正宗记》和《禅宗定祖图》,详细总结佛教宗派源流情况,在佛门中进行传播。《传法正宗记》共有12卷10多万字,《禅宗定祖图》由当时著名画家吴缣绘画,吴缣的画传神逼真,宛若活人。契嵩的《传法正宗记》和《禅宗定祖图》在僧俗间流传很广,反应强烈。契嵩接着写了《教外别传》一书,强调禅宗为教外别传,是达摩传入中国以后,中国的自立一说,这是中国的佛教,虽然是天竺师祖承传,但已是中国化的佛学,对后世的禅宗史影响很大。

  契嵩在生命最后的一年多里,与苏东坡相熟相知。宋神宗熙宁四年(1071年),苏东坡被贬任杭州通判。通判这个职务是协助州官工作,是个可有可无的官职。苏东坡除了游山玩水,还游遍杭州的寺庙。他在京都就知道契嵩的名声,但他没有随同欧阳修的朝廷显贵要见契嵩,苏东坡没有排佛思想,他对佛家和道家两家都很尊重,因此他的朋友有和尚也有道士。到了杭州以后,他倒想拜见契嵩,因为他感到契嵩有极高的风骨,是个很有学问的高僧。契嵩两次上书请辞“明教大师”称号,婉拒高官要他留下京都寺庙担任住持,悄然回到杭州灵隐寺,过着平静的生活,令苏东坡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契嵩款待苏东坡只是“清茶一杯清谈人生”。他们在一起总有谈不完的话题,从诗词到散文,从儒家到佛家,从佛家到道家,上到古代文人,下到当今墨客,都是谈笑风生。

宗熙宁五年(1072年)六月初四日早晨,契嵩禅师召集众僧,吟诵一偈:

  后夜月初明,吾今独自行;不以大梅老,贫随鼷鼠声。

  言毕,在法座上盘腿而坐,闭目入禅定。僧众四周护持,到午夜时分,涅槃示寂,安然坐化西去。世寿六十六岁,佛历腊月五十三。

  契嵩既是禅僧,又是文僧。他既有佛教的传统观念,又具有显著的儒家思想。因此,他既治佛学,又探儒术,有务通二教圣人之心。契嵩认为:“儒佛者,圣人之教也,其所以之不同,而同归乎治。儒者,圣人之大有为者也。佛者,圣人之大无为者也。有为者治世,无为者以治心”“儒佛二圣人之道,断天下之疑。”他对儒学的文化是认真地学习,所以文章写得好,对古文的论说文和古诗词都能挥洒自如。

  契嵩的文章长于思辨,气势宏大,像江河波涛滚滚直泻而下。不要说僧人,就是儒学文士,很少人能和他比。契嵩的论文,除《辅教编》、《非韩》外,还有《皇极论》、《中庸解》、《论原》以及其他杂著,总字数有二十多万字。其中《论原》三篇设四十个专题。这些专题如礼乐、大政、致政、赏罚、教化、刑法、公私、论信、问兵、问霸、人文、性德、存心、喻用、物宜、善恶、性情、中正、明分、察势、君子、知人、品论风俗、仁孝、问交、师道、道德、治心等等。这是被儒家经常讨论的重大课题,契嵩都作认真深入的研究。由于契嵩自己的儒学根底深厚,加以他“古今内外书,无所不读”,就能加以审视、比较,给予新的诠释,最后将名家学说引导到“无为寂默”的佛家一道中来。

  契嵩不仅长于论说文,其他文体也很擅长,如表、状、记、叙、跋、书、启、传记、评、赞、书后、碑记等,也写得非常好。在《镡津文集》卷第十三收集的《碑记铭表辞》中,共收二十篇,篇篇都叙述深刻,言简而意骇。在《韩旷传》中,在199个字中,把韩旷的身世和为人写活了。

  契嵩所著的书,自《传法正宋记》、《禅宗定祖图》以后,共一百多卷,六十多万字。其甥沙门法灯(澄)克奉藏之。到南宋初已经散失一半。宋代禅僧怀悟从宋大观年(1107-1110年)初开始搜寻契嵩的著作,历时二十余年,至宋绍兴四年(1134年),仅收集到契嵩著作的一半,“其余则蔑然无闻矣”。怀悟将所收集文稿整理编次,成《镡津文集》二十卷。此外还有独立的《传法正宗记》、《传法正宗论》、《传法正宗定祖图》著作。这是流传到目前的契嵩著作。

一代文僧的著作经历千年。


 

Copyright © 2013 广东省佛教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电话:020-81089169 传真:020-81071159 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光孝路109号 邮编:510180
ICP备案:粤ICP备09037023号 技术支持:中胜物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