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佛学研究 > 岭南高僧 > 正文
联系我们
电话:020-81089169
传真:020-81089169
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光孝路109号
邮编:510180
官方微信:扫描下方二维码
二维码图片140*140

函可(1612~1660年)

发布时间: 2017-12-07 16:19:26   作者:本站编辑   来源: 本站原创   浏览次数:

函可,广东博罗浮碇冈人,是明代最后一位礼部尚书韩日缵的长子。作为名门之后的函可,早年寓居南京、北京两都,多才、好义、豪爽,与天下名流巨儒切磋论交,“声名倾动一时,海内名人以不获交韩长公騋为耻。崇祯九年(1636),与师兄函昰同隐于罗浮山华首台。崇祯十三年(1640)上庐山祝发受戒,遁入空门,易名函可,任罗浮华首台都寺。

顺治二年(1645年)春天,剩人和尚自广州来南京,刷印藏经,正赶上清军南下,大举攻破了南京的南明弘光王朝。由于回广东的道路受阻,函可等僧人就只能久居南京。函可在朋友家躲了三年,清军南下时,他目睹人民饱受战乱之苦,看到杀身成仁的明代遗臣,写下了传记体的《再变记》。顺治四年(1647年)九月,函可通过与其父有师生关系已是清朝大员的洪承畴的帮助,取得了回广东的印牌。然而,当函可与他的四个徒弟出城的时候,他的《再变记》和所托带福王弘光帝的书稿被清兵截获。之后,他被押解到了北京受审。清廷对他从轻发落,敕往“慈恩寺”,以示大开“慈恩”。函可被流放到了冰天雪地的盛京对佛思过,可以说,他是身陷清朝文字狱的第一人。

函可离开了消失的国度与亲族,来到了东北这片荒凉之地。在他的身后,有150万流人被陆续流放到这里。当时,东北塞外很多还是没有开化之地,人烟稀少,冰天雪地。据史料记载,一次有170名犯人流放到东北,到东北只剩下50来人,光死在路上的就超过了三分之二。当时押解人犯是非常残忍的,动辄大骂,有些衙役还勒索犯人。

到达东北的函可,思乡之情与日俱增,然而之后得到的音讯却使得函可更为伤心,他的族兄率领族属参加了东莞地区的反清斗争,清兵再次的屠城使韩家全部殉难。“几载望乡音,昔来却畏真。举家数百口,一弟独为人。”函可悲痛欲绝,写出了“我有两行泪,十年不得干”的著名诗句。

 “南国佳人多塞北,中原名士半辽阳。”这些江南才子们在盛京城外的村子里,用握惯毛笔的手来开荒种地;女眷们则用习惯于描眉的手,在冰天雪地之中洗衣做饭。这种难以排遣的烦闷与生活的贫苦,往往使这些失去希望的流人匆匆过世。

孤寂的流人们常常慕名互访,吟诗论文,聊以消遣。顺治七年(1650年)九月的一天,这些流人们在左懋泰的家里庆贺函可的生日,在冰天雪地里,共同的命运使这些江南人士忘记了身份的差异,以至于函可提出模仿江南才子结社的风气,自创诗社时,得到了积极响应,当时在场的僧3人,道2人,士16人,后来者8人等,共和诗32首。函可称诗社的名称为“冰天诗社”,在冰天雪地中这些已经超越了那现实的国家与曾经的身份,“节旌既落心愈壮,诗卷犹存道未穷”。这些丧失了家国、丧失了故乡亲朋、丧失了自我身份的人们,有了诗境的土壤。他们追随着逝去的王朝,抚摸着想象中的温土,也为这片零落着逃荒者与罪犯的黑土地,提供了最早的诗情。

函可极高的诗文和品行使他获得了百姓极大的崇敬。每当他讲法时,听者总是如云,无论是凶暴之徒,还是愚钝之辈都愿意聆听他的教诲,至于来请他排忧解难的更是络绎不绝。除了在慈恩寺外,他还相继在普济寺、金塔寺等七座古刹作过道场。后来,他被奉为辽沈地区佛教开山之祖,这在慈恩寺和千山都曾留有碑记。

函可在辽沈地区度过了12个春秋,他思念故国,思念家园,盼望回归故里,但愿望终成泡影,他含悲饮恨,于顺治十六年(一说顺治十七年)冬,逝寂于金塔寺,终年四十九岁。有临终偈云:“发来一个剩人,死去一具臭骨。不费常住柴薪,又少行人掘窟,移向浑河波里赤骨律,只待水流石出。”偈语显示了诗人内心的悟境。他的弟子及生前好友,把他的遗体迁入千山龙泉寺,顺治十八年(1661)迁至大安寺,又在缨珞峰西麓的双峰寺建塔。康熙元年塔成,入塔,塔前石碑上刻有《塔铭》、《碑铭》。函可生前著述颇丰,《千山语录》、《千山诗集》。乾隆四十年(1775年),即函可死后1661年,在查缴禁书大兴文字狱的劫难中被列入禁书目录,查抄焚毁;凡函可住过的寺庙及双峰寺所遗碑塔,尽行拆毁。如今,《千山诗集》重印,有辽海出版社本。


Copyright © 2013 广东省佛教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电话:020-81089169 传真:020-81071159 地址:广州市越秀区光孝路109号 邮编:510180
ICP备案:粤ICP备09037023号 技术支持:中胜物联